高收视难掩尴尬《歌手·当打之年》沦为“打歌”平台

高收视难掩尴尬,曲目改编没新意

《歌手·当打之年》沦为“打歌”平台

谈及外债问题,潘功胜表示,中国外债风险总体可控,外债结构也趋于优化。从总量看,中国外债规模变化总体上与经济增长及对外开放水平相适应,外债主要指标处于国际安全线以内;从结构看,债券成为近年来中国外债增加的主要推动力,境外投资者以中长期资产配置需求为主,稳定性较强,这将是未来中国外债发展变化中的一个重要特点。(完)

B 不限曲目 变大型“打歌”现场

走到第8年,《歌手》面临的尴尬局面早已是不争的事实。因为华语乐坛顶级唱将和经典曲目的选择双双告急,一旦邀请到实力巨匠,基本上就是无悬念夺冠,2019年刘欢、2018年Jessie J、2017年林忆莲莫不是如此。

相比往季,《歌手·当打之年》最大的变化莫过于不再设置“补位赛”和“踢馆赛”,取而代之的是全新的“奇袭”赛制;而每一轮比赛中,若同一位歌手被奇袭两次均告失败,则直接被淘汰。

事实上,过往借由《歌手》舞台爆红的黄绮珊、邓紫棋、迪玛希等等,无不带着“巨肺”与“海豚音”的标签。而此次《歌手·当打之年》中首轮负责奇袭的三位歌手——李佩玲、黄霄云、刘柏辛,走的也都是技巧性十足的刚性唱法路线。

为此,今年《歌手》打出了“当打之年”的旗号,在阵容方面,放弃了力邀顶级唱将的惯用路数,转而网罗了一批年龄在30-40岁之间的新生代实力歌手。高晓松如此解读:“所谓‘当打之年’,就是到了一个平衡点——心智趋向成熟,嗓音也都还在。这个交叉点就是‘当打之年’。”歌手李健则表示:“‘当打之年’在我看来,就是当仁不让、少年意气、挥斥方遒,展现年轻人的无畏和锐气。”

此番改动,给赛程增加了看点和悬念,但更不利于“走心派”歌手。乐评人耳尔表示:“考虑到《歌手》是一档现场竞技节目,走温暖平和柔性路线的歌手已然存在劣势,再加上奇袭环节,可谓‘雪上加霜’。”

然而,就目前已播出的两期节目来看,《歌手·当打之年》的歌单实在乏善可陈。周深《大鱼》、毛不易《借》都已是耳熟能详的作品,《一样的月光》是徐佳莹收录于其2009年发行的《lala首张创作专辑》中的十年老歌。至于萧敬腾的《皮囊》,乐评人耳帝也表示:“在不同场合下,已经听过5遍。”

难怪萧敬腾直言:“这次首发歌手的名单一出来,很多人都觉得没有新鲜感,有说我们是‘回锅肉’的,也有人说我们的阵容太年轻,不够分量。”

哈姆津表示,希望哈萨克斯坦公民通过这条航线进一步了解中国历史,看一看世界闻名的秦始皇兵马俑,领略不一样的中国美景。

歌手多是“回锅肉”,要让观众对新一季节目产生兴趣,在选曲上的要求就更高了。往季《歌手》对于选曲的限制非常明确,严禁借节目“打歌”。对于某些坚持己见、企图利用节目打歌的歌手,时任节目总导演的洪涛在2015年3月还曾通过微博发飙,称:“你不换歌,我们换人!晚安!”

众所周知,毛不易最突出的能力并非唱功而是创作能力,他的演唱多走深情真挚、娓娓道来的柔情路线。乐评人郭志凯表示:“《一荤一素》歌曲质量很好,但不是很适合《歌手》这个舞台。比赛很残酷,选歌真的是一个学问。而在原创才华方面,毛不易出类拔萃。”

A 首发阵容 几乎都是“回锅肉”

然而,对于一档曾经霸榜刷屏和好评如潮的国民综艺来说,观众对《歌手·当打之年》的期待,远远不止于“高收视”。

张霄指出,开通努尔苏丹至西安航线的决定及时而富有远见,将进一步深化中哈两国经贸、旅游、人文等领域合作,充分发挥哈过境运输潜力,是给中哈交流带来的新年礼物。(完)

首期节目中,技术型歌手黄霄云便选择奇袭毛不易:“毛老师很能感动观众,他可以简单地干掉爆发力很强的歌手,我真的很羡慕……但我想看一下观众的反应:对于他的音乐,还有我跟他完全不一样的音乐,观众更喜欢哪个呢?”最终,黄霄云获胜。第二期节目播出后,毛不易连续两场排名第七,首位出局。这一赛果在社交网络上引起不少讨论,有粉丝表示心疼毛不易:“《歌手》改叫《我是大嗓门》吧!”

贾马太生于1956年。在2019年8月举行的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中,贾马太作为前进党候选人获胜。危地马拉宪法规定,总统由直接选举产生,任期4年,不得连任。

而这一季《歌手·当打之年》,却对“打歌”表现出容许甚至欢迎的态度。萧敬腾幽默地表示:“大家会说,不限制歌曲,那不就变成一个‘打歌’节目?你们说的每一个怀疑,都是正确的!我们就是在‘打歌’怎么样?要‘打歌’你也要拿出歌来打,我有歌所以我能来,你没歌所以你不能来。”

中国驻哈萨克斯坦大使张霄出席发布会并答记者问说,西安是著名的千年古都和历史名城,是联结东西方的古丝绸之路起点。今天的西安是中国重要的经贸、文旅之都,在农业、教育、高新技术等领域同哈萨克斯坦保持着密切联系,目前有数千名哈萨克斯坦学子在西安就读,双方合作具有广阔发展空间。

据哈姆津介绍,努尔苏丹至西安航线的执飞机型为波音737-500客机,每周一、周五从努尔苏丹飞往西安,每周二、周六从西安飞往努尔苏丹,单程飞行时间约为5小时。

羊城晚报记者 艾修煜

来自墨西哥、哥伦比亚等数十个国家和地区的代表出席就职仪式。

潘功胜称,展望未来,随着中国金融市场对外开放步伐加快,境外资本进入中国金融市场仍具有较大的增长空间。

尽管选人思路有了整体改变,本季的首发歌手名单依然缺乏惊喜。除了周深和来自日本的米希亚,7位首发歌手中的5位都登上过《歌手》舞台:华晨宇是2018年《歌手》亚军;徐佳莹四年前就参加过《歌手》;袁娅维已是第二次担任首发歌手,另外还担任过两次帮唱嘉宾;毛不易此前担任过两次帮唱歌手;萧敬腾以狮子合唱团C位的方式出现过……就连“奇袭歌手”刘柏辛,也早已是各大音乐节目的常客。

由华晨宇、MISIA米希亚、萧敬腾、徐佳莹、袁娅维、毛不易、周深担任首发歌手的新一季《歌手·当打之年》已于2月7日、14日播出两期。在鲜有综艺上新的当下,《歌手·当打之年》毫无意外收视告捷,两期节目分别取得索福瑞城域收视率1.88、1.64,份额5.6%、5.56%,获同时段所有频道第一。

C 赛制调整 “走心”仍不敌飙高音

他还指出,近年来,外资流入中国债市和股市资金明显增多,成为中国资本项下跨境资金流动的一个重要特征。截至2019年11月末,境外投资者持有中国债券和上市股票余额分别为3248亿美元和2838亿美元,比2016年末上升1.6倍和1.1倍。

事实上,以往的《歌手》中,经典名曲也不少,但几乎都进行了颠覆性的创意改编,给观众耳目一新的感觉。比如,林志炫改编霍尊的成名曲《卷珠帘》,张韶涵改编赵雷的民谣《阿刁》,还有杨坤在《歌手2019》中颠覆性改编的《要死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下个,路口,见》也大获好评,并让他问鼎单期冠军。然而,在已经播出的两期《歌手·当打之年》节目中,值得称道的创意改编暂时欠奉。“原唱+熟曲+原味呈现”的组合配方,让不少观众反映有“听现场版录音带”的感觉,就连歌手自己也有同感:上场之前,毛不易的临时经纪人表示对《借》一曲的改编满怀期待,毛不易却耿直回应:“你也不用太期待。”

ada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