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例新冠肺炎逝者遗体解剖实施者预计10日内可得到病理报告

中新社武汉2月17日电 (记者 张芹)在法律政策允许并征得患者家属同意后,两例新冠肺炎逝者遗体解剖工作于16日在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完成。

当日晚间,参与解剖工作的法医病理学专家、湖北省司法鉴定协会会长刘良告诉中新社记者,进行病理解剖有利于明确新冠肺炎发病机制,从而更有针对性地开展治疗。

记者了解到,包长命用一生守护着沙力根嘎查的1700多个人,他每天行程20公里,为不方便去卫生室看病的村民送医送药,一送就是23年。

一件白大褂、一只口罩、一副手套,这是内蒙古草原村医包长命在新冠肺炎疫情排查时的全部“防护”装备,也是他留给村民的最后印象。

1月26日是大年初二,包长命在返回沙力根嘎查卫生室途中晕倒,当晚因脑溢血去世,享年50岁。

2020年年初,新冠肺炎搞了一场“突然袭击”,位于中国北疆的内蒙古虽不是“重灾区”,却因地广人稀、医疗资源不平均等现实因素成为疫情防控的较薄弱环节。

病理解剖在对新冠肺炎的诊治中可以发挥什么作用?刘良认为,当前对新冠肺炎的诊疗方案在不断更新,但归根结底,临床上还没有掌握这个疾病普遍规律。

17岁的包建军目前在兴安盟蒙医学校蒙医蒙药专业读高一,包长命去世后,包建军常常自己痛哭着徘徊在沙力根卫生室。他说:“我要好好学习,让自己强大起来,照顾好母亲,也要继承父亲的衣钵,像他一样当一名好大夫。”

直到现在,村民们都无法接受包长命去世的事实,但凡头疼脑热、感冒发烧还是会第一时间习惯性拨通他的电话……

这样的工作强度让天生肢体残疾他略显疲惫。

作为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科右前旗察尔森镇沙力根嘎查唯一一名村医,包长命是用自己的一生守护着嘎查518户人家的1739个人。

在刘良看来,进行病理解剖是件“救命的事情”,所有工作都将尽快完成。他表示,每一项结果出来都将及时与临床医生进行沟通,以便在临床上进行及早干预。(完)

沙力根嘎查村民张智国回忆道,他是1月13日从武汉返乡的,乡亲们都对疫情充满恐惧,不敢跟他接触。包长命了解情况后,立刻上门找他谈话,给他测量体温,安排他按照规定隔离,还经常上门问他有没有发热或者身体不适。

张智国说:“包大夫来我家的最后一次是大年初二中午12点,先给我量体温,然后检查身体,看我一切正常,他十分高兴。”

“就说这次疫情吧,包大夫都没在家里过年,大年三十晚上还在村里排查。”杨秀艳抹着眼泪说,“他真是我们沙力根的保护神啊,看他弯腰费力走路的样子,真心疼。”

“我们期待着在夜之城与您相见,感谢长久以来大家对我们的支持!”

刘良将医疗手段对抗疾病的过程比作“打仗”,病毒则是“敌人”。他说,“目前我们并不知道‘敌人’在哪里,以什么‘武器’进行攻击,通过什么方式才能有效遏制‘敌人’的攻击力”。

刘良提到,此前有研究者从新冠肺炎患者粪便中检测并分离出病毒,是否存在粪口传播,也可在解剖及病毒检测的结果中找到答案。

“穿着防护服、戴着面罩进行解剖工作,比常规操作要困难”,刘良介绍,对逝者遗体的解剖工作由他率领另外2名工作人员共同完成,所有参与者在工作完成后都将进行自我隔离。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作为病理专家的刘良曾先后多次呼吁对新冠肺炎逝者遗体进行病理解剖,并联合团队向相关部门递交了紧急报告,强调了病理解剖的重要性。

据悉,科右前旗的229个嘎查村有238名村医,他们在这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中,守护着战场的“最后一环”。(完)

沙力根嘎查辖4个自然屯、5个小队,共有518户、1739口人。作为沙力根嘎查唯一一名村医,包长命凭借着20余年的从医经验和对每家每户基本情况的了解,迅速排查出30余名返乡人员,并承担起健康监测工作。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我们的游戏目前处于完成并且可玩的阶段,但仍有许多工作要做。夜之城是一座巨大的城市,这里充满着故事等待玩家们发掘,但因为它的规模庞大和复杂性,我们需要更多的时间来完成游戏测试、修复以及打磨。我们希望《赛博朋克2077》成为我们的荣耀之作,所以这几个月对于我们来说非常重要,我们要将这款游戏变得更加完美。”

刘良介绍,当日他和团队成员及相关专家共同对两例逝者遗体进行解剖,每例耗时近3个小时,解剖病理已经送检,预计10天以内可以得出结论。

1月22日,科右前旗卫生健康委员会紧急防控部署,对基层卫生人员进行培训后,要求所有村医第一时间分赴各自嘎查村进行入户登记、排查返乡人员的身体状况。

村民杨秀艳说:“包大夫行医这么多年了,不论大人还是小孩生病,只要是村民有需要,他从来没有拖延过,不管是半夜三更还是下雨下雪,一个电话打过去,他保证都会及时赶到。”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赛博朋克2077专区

官方在公告中表示:“我们有关于《赛博朋克2077》发布日期的重要信息想要告诉大家,《赛博朋克2077》将不会在4月正式发售,我们将发售日期调整至2020年9月17日。”

“我们的解剖工作类似‘侦察兵’”,刘良介绍,通过病理解剖及后续检查,可以在显微镜下最直观地观察到病毒在人体的分布状态,哪些器官、组织、细胞受到的损害最多,“敌人”的弱点在哪,从而为临床医生的诊断和治疗提供线索。

adanku.com